警惕资本市场的外号

2021-08-14 13:05:47 来源: 证券时报e公司 作者:陈嘉禾

 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e公司 Author 陈嘉禾

  在资本市场,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:人们往往喜欢给一些投资起外号,以代表某些投资标的特别的差、或者特别的好。但是,有经验的投资者会发现,这些外号一旦出现,往往就意味着对应的投资标的,反而会向着与外号含义相反的方向开始运动。

  这里,就让我们先看两个例子。

  在2010年到2015年,内地A股市场出现了一场持续数年之久的小公司泡沫。在这个泡沫之中,市场上就出现了一个外号:“大烂臭”。

  从全球资本市场来说,由于大公司(一般也叫蓝筹股、大蓝筹)从整体上来说,盈利能力往往更强,同时股票流动性也更好、信息披露更充分、调研成本更低,所以估值往往比小公司的平均水平要高一些。

  但是,在2010年到2015年的A股小公司泡沫中,由于小公司的股票市值更小、在同样资金流入的情况下容易涨的更多,简单来说就是更容易“炒股票”,结果A股市场的小公司股票,其整体估值反而比蓝筹股要高出了一个数量级。

  在当时,我曾经做过一个研究,结果发现那时A股市场的小公司股票高估现象,几乎是全球独此一份。而且,即使和A股市场自身历史进行对比,这种相对的高估值也是非常罕见的。

  但是,市场管不了那么多,“几年里股票价格表现不好就等于企业不好”的急躁观念深入人心。由于大蓝筹股票的价格表现,在2010年到2015年的几年的时间里,远输于市场平均水平、尤其是跑输小公司股票很多,结果,资本市场就给这些“大蓝筹”公司起了个外号叫“大烂臭”,或者把“蓝筹股”叫做“烂臭股”,全然不顾这些公司的财务报表其实非常优秀的事实。

  那么,当时的蓝筹股有多便宜呢?根据数据,在2013年到2014年“大烂臭”的估值达到最低的时候,一些后来被证明是优秀公司的估值便宜到令人乍舌。就PE估值来说,贵州茅台600519)(600519)最低达到9倍左右,招商银行(600036)一度低至4.5倍,水力发电行业的龙头公司长江电力600900)(600900)则一度低至10倍。

  在资本市场把“蓝筹股”叫做“烂臭股”之后,从2014年底到2015年开始,这些公司的股价开始跟上它们的基本面:毕竟,对于优质的公司来说,这些估值实在谈不上贵。贵州茅台的股价从2014年的大约90元(2021年8月13日前复权股价,下同)上涨到2021年上半年的最高约2,600元,招商银行从2014年的最低大约8元上涨到2021年上半年的最高约55元,长江电力则从2014年的最低大约4元上涨到2021年上半年的最高大约21元。

  历史不会重演,但是总会彼此押韵。在2021年初,资本市场又开始流传一个外号,叫“YYDS”,也就是新一代流行文化中“永远的神”。在当时,一些热门的股票被市场给予了很高的估值,不少基金经理依靠重仓这些股票,业绩也都不错。

  投资本来是一件客观理性的事,人就是人,谁都不会永远赚钱(甚至股神巴菲特也有过不少走背运的时候),“永远的神”在资本市场上并不存在,顺风顺水的时候本应更加冷静才对。但是,当时的投资者在这些股票和基金上赚钱赚到头晕,把饭圈追星的一套拿到严肃的投资行业,开始把这些投资标的称作“YYDS”。结果,在这个外号出来以后没多久,这些股票和基金就让狂热的投资者尝到了亏钱的感觉。

  那么,为什么一旦资本市场开始给某些投资标的起外号,往往反而意味着事情不妙呢?

  这是因为,一种外号的流行,往往意味着一个价格的趋势已经变得比较极端:或是涨的太多、或是跌的太狠。当这种极端的价格趋势在社会上流传广泛,以至于人们议论纷纷、大家都开始给它起外号的时候,往往意味着趋势的动力已经达到最高峰附近。而正所谓“水满则溢、月满则亏”,“飘风不终朝、骤雨不终日”,当一个趋势已经发挥到顶峰时,后面的发展往往会向着反方向进行。

  说完了曾经发生过的外号,让我们再来看一个当前市场中的外号:“三傻”。

  由于股价一路下跌,当前资本市场中流行把银行、保险、地产这三个行业,叫做“三傻”。而与之相伴的,则是这三个行业的股票估值极度低廉,4倍、5倍市盈率的股票屡见不鲜,在香港市场甚至有不少3倍市盈率的股票。

  3到5倍市盈率的股票是什么概念呢?这意味着投资者每投入100元,每年的利润是20元到33元之间,回报率达到20%到33%。不论和银行存款、债券还是民间高利率贷款比较,这都是一个非常诱人的回报。但是,资本市场管不了那么多,既然价格跌跌不休,那么送给这三个行业一个“三傻”的外号,也就符合市场一直以来的习惯了。

  那么,银行、保险、地产这三个行业,真的“傻”吗?

  对于银行来说,始于2015年的去杠杆过程,延续到2021年,已经导致银行的杠杆率明显下降。同时,伴随社会信用体系的逐步建立,银行的坏账率、关注类贷款比例也都明显下降,拨备覆盖率则明显上升,利润增速开始抬头。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银行的基本面都算不上傻。

 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,在行业小低谷周期的作用下,2021年上半年的保险公司业绩不算亮眼,但是也没有蒙受多大的打击。同时,中国的人均保费仍然不到发达经济体的1/10。

  由于一般社会的发展规律,往往是通过贸易和工业的财富累积先行、保险基金等财富管理后来居上,因此保险业仍然是中国未来最有前途的行业之一:一个短期的停顿并不能改变这一趋势。

  在“三傻”行业中,地产行业可能确定性最低的。尽管这个行业的龙头公司治理大多比较完善,但是一线城市的房价太高,即使是普通的住宅往往也以几百万起步。从人民的实际收入水平考虑,房地产行业很难再保持之前的高速增长。

  但是,在银行、保险、地产三个行业中,房地产行业也是最小的一个。以龙头公司为例,地产行业的龙头公司万科(000002)在2020年的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仅有415亿元,而同期工商银行(601398)的净利润则是3,159亿元,是万科的将近8倍。而同时,龙头地产公司的市盈率往往只有几倍,这意味着即使未来经营受到压力,股票的情况也很难变得太糟糕:它们的股价已经很便宜了。

  但是,面对“三傻”行业两优一平的性价比,资本市场熟视无睹:只要股票价格表现糟糕,那么把银行、保险、地产叫做“三傻”就似乎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。也许,市场是从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这部印度电影身上得到的启示?靠起外号、而不是靠分析基本面和估值做投资,这事真的靠谱吗?

  “诚能慎之,福之根也。曰是何伤,祸之门也。”依靠顺口起的外号做投资,往往是不够冷静与理性的表现。而这种不冷静,不光会害了投资,在其它领域也一样。这里,就让我们来看一则发生在战国时期的故事。

  公元前342年,魏国与赵国攻打韩国,韩国向齐国求救。齐国派出田忌与孙膑带兵攻打魏国都城大梁(位于今河南省开封市西北),以此“围魏救韩”之法逼退魏军。攻韩魏军的主帅庞涓,听说孙膑与田忌带兵已入魏国境内,立解韩国之围,回军救大梁城。

  得知庞涓的动向以后,孙膑和田忌商量对策。孙膑对田忌说:“彼三晋之兵,素悍勇而轻齐,齐号为怯。”意思就是说,魏军素来看不起齐军,觉得齐军战斗力差,给齐军起个胆怯的“怯”字当外号。

  那么我军得了这么个外号有没有关系呢?没有关系,反而是好事,孙膑接着说,“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其导之”,善于作战的人,恰恰要利用这个带有侮辱性质的外号,将对方带到自己的计策中。为大将者,名称上的侮辱不足为意,对战机的捕捉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。

  于是,孙膑一边行进,一边逐步减少军队修灶的数量,造成齐军真的胆怯、不断逃亡的假象,以此麻痹对手。庞涓果为所骗,大喜道:“我固知齐怯”,我就知道齐军这个“怯”的外号是真的啊!于是,庞涓丢下大部队,带一小股轻锐部队追击齐军。结果正中孙膑埋伏:齐军“万弩俱发”,一代名将庞涓因此死于马陵(位于今山东省聊城市莘县大张镇)。

  骁勇善战的魏军给齐军起了个外号叫“怯”,结果不但没捞到便宜,却反为孙膑所用,一败涂地。想想看,这和今天资本市场常常给某些投资标的起外号,但是冷静的投资者不但不应该受到这些外号影响,反而要把这种外号为自己所用、利用这些外号低买高卖,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?现在,看看资本市场上“三傻”的外号,想想以前的“大烂臭”、“YYDS”,我们是不是应该思考的更多一些?

关注同花顺财经(ths518),获取更多机会

责任编辑:fyh

0

+1
  • 义翘神州
  • 美锦能源
  • 致远新能
  • 厚普股份
  • 中泰股份
  • 四方股份
  • 大洋电机
  • 艾为电子
  • 代码|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